mydearyanyan


《宇宙的外面是什么 2》

所有颜色的集合,是黑色。

所以我们看到的宇宙是全黑色的。

也许是曾经上演了各种爆炸、吞噬、消融等等片段的集合。

一种类似于“幻觉”的事件的综合体。

只是因为时间过去了很久(过去进行时),所以我们此刻无法看见。

那么这个宇宙外面的宇宙,会不会是全白色的呢?

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宇宙。

2019.10.27.


《过去的,可能不会是将来》

曾以为,那些深埋心底的和那些在回忆的大海里遗漏的一样,总有一天会被无情地被判刑—被盖上属于“过去”的印章,然后被我们有意无意地翻过这一页,继续去书写下一页。

也曾有过“过去”也许会是“将来”的另一种说法之类的思考,毕竟在那些未知的世界总是上演着我们身边“似曾相识”的故事。将来,碰巧也会有“未曾来过”的情节,为此更是为其增添了很多有趣的味道。

(拍摄于2015年秋,楼下的院子。如今已经不是这样,但又是一个秋天。)

当我现在面对着电脑里的旧照片的时候,有一瞬间我感觉不到那份存在过的温度。

是什么让时间在不经意间抹去了这一切?还是谁祈祷着叫我一定不要再想起些什么?

或许真的有这种神奇的力量,主宰了宇宙和时空,将“过去”和“将来”打通,并且重塑了秩序—从此不再有“过去”,也不会再有”将来“。

因为连”现在“也不会再有了。

于是,我们现在在哪里呢?

2019.10.26.


看上一篇文章的日期,才发现有2年多没有来这里了。

曾经写的那些点点滴滴真得显得我的内心好脆弱啊。

不过还是留着吧,那也是属于我的小心思,一定是在遇到困难的时候才会来到这个无人打扰的地方倾诉的吧。

网站现在12506个浏览量了,超过了曾经经营多年点点网。

想着以前默默看着别人日记的时候,那份温暖,就像现在看着这个地方的感觉,像是面对一个很熟悉的朋友,看看他想说什么掏心窝子的话。

真好,又开始写作了。

要继续写下去哦!我对自己说。

2019.10.26.


在翻阅照片资料的时候翻到一个文件夹,里面是我曾经打印的instagram精选集,有透明硫酸纸和光泽相纸两个版本,记录了2012年到2014年来柏林之前的日子,照片是那2年住在杜塞尔多夫时期拍的美景,也就算是回忆了。

回忆很美,而且是单纯的大自然的美。

将硫酸纸放在电脑屏幕前,产生了灯箱的照明效果,突出了instagram滤镜的颜色,在墨盒打印有点墨水过多而晕染的帮助下,似乎有了点水彩的感觉,很唯美。

朦胧是美,而且是单纯的有种距离的美。

17.5.23.


网站经营2年了,浏览量今天达到了4900,今年突破10000指日可待。

就算犹豫再多,也总该会有冒险的一天。

所以“商店store”正式上线了。

定价还有待考虑,但是一切的准备都是为了下个月的维也纳摄影书展,人生的机会本来就没有几次,抓住了就是胜利。

17.5.17.


《蚀》

喜欢太阳在撕拉片上经过化学药剂的作用所呈现出来的光点。

像暖暖的烛火,也像瞬逝的烟花。

它耀眼的光芒穿过了树叶,并从整个黑暗的画面里跳脱出来,仿佛它并不来自于我们的世界。

最让我欣喜的,便是那中心处的黑斑。

如同一种空洞的缺失的、或反之能量满溢的宇宙末日一般的终点。

也许真的有一天,我们会被引向那里,毫无反抗地被强大的力量吸引。

穿越灼热的表面,被炙烧、被熔化,最终到达那没有任何光线的冰冷的核心。

也许在那里连时间也不存在,也许在那里已经有很多人在等待我们了。

17.5.14.


Kern,可恩。起个这个名字怎么样?挺温柔的感觉。

因为看到葡萄上写着“kernlos”,无核的意思。

所以Kern就是要探索生命的本质的意思。

17.5.3.


崇拜

当我们还在崇拜别人的时候,我们已经落后很远了。

但崇拜是种向上的力量,是可以得到的力量。

只是结果会是因为达不到的目标从而带来更加深刻的嫉妒。

17.5.3.


越走越偏,感觉现在的我已经走向了远离艺术家的道路。

人长大了以后总是会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曾经(或想要变成)的样子吧。

也是因为我们对世界、对问题有了更深层次以及更为广度的理解吧。

有情怀的人是可贵的,他们的爱还没有死去。

17.4.20.


《绯色的交织》

荷与涅槃

萍水间相逢

念佛于深渊

超渡于浮生万世

17.4.18.


今天写了好几张座右铭送给朋友们当手机的锁屏封面。

字越写越顺手了。

还是这张“生死有命”写得最满意,无可挑剔的好,还有墨色变化。

20170417_145755副本

17.4.17.


https://tw.streetvoice.com/fragilegirls/

看来“那我懂你意思了”乐队还是真的解散了,怀念主唱很有磁性的男声。

直到今天在SV流行榜前几名看到了一个叫“脆弱少女组”的两人乐队。

哈哈,那男的声音太特别了一听就听出来了,查了查他原来叫陳修澤。

期待你的再次绽放。

17.4.17.


“迷失的味道残留嘴边,触碰过的你的指尖。”

17.4.16.


Screenshot_20170411-160620

17.4.11.


我们都隐藏了那么多,却又那么需要被很多人关注。

要知道,宇宙的中心并不是你我,是黑洞,那连光都无法逃脱的无尽的黑暗。

是不是我们害怕太孤单了,作为人类。

17.4.7.


学会不要太腻,要做一个安静地默默奋斗的人。

有个单词叫Pictorialism:画意摄影主义,我也许可以创立一个水墨摄影主义吧!

叫Water-and-Ink Painting Pictorialism Photography。

17.4.5.


有一天,这座城市空了。

将有一天,我走在这里的街道上,从人群中穿涌而过,擦过几面熟悉的面孔,或者在转角处偶遇故知。

他们会和我笑笑,寒暄两句,然后相互搂着,消失在路的尽头。

18年间,发生了很多故事,也上演了很多剧情。

我不知道现在谁是主角,谁是配角,我感觉有点晕。

不过我很荣幸我能看清世界的两端,黑与白,光与暗,颠覆与重叠,只有一瞬之间。

毕竟没有人会陪你走一辈子,只有你选择的那个愿意或者并不愿意的人。

与其说我是一个绝望的人,不如说我是一个坦然的人。

我错过了太多,我失去了太多,我后悔过太多,我承受了太多。

所以我只留下了一份躯体,一个真实的被掏空的躯体。

被称为“海归”的人,其实是被驱逐出家乡而漂泊天涯的留守儿童。

牵扯不下的,是思念;动之以情的,是乡愁。

而这一切的一切,都围绕着的,最终还是“人”们本身。

有人的地方,有人情;有人情,当然也就有亲情、友情和爱情。

不过感情始终是个很复杂的东西,说不清、道不明,也就没有谁对谁错。

将来总会到来的一天,也许就是现在的一天。

当人们都把生活的重心从学习、交友、娱乐转向了事业、结婚和组建家庭,人们的时间更少了,他们变得更加匆忙,每天都过得昏昏噩噩,并在一种被外界所描绘出来的“梦境”里面,毫无挣扎地进行着。

此时,玫瑰花是鲜红的颜色,像血一样的鲜红。

我还知道玫瑰花会不断地变黑,变得像木炭一样的黑,并且无法抹去。

因为“痛”,没有被“根除”,自从它“诞生”的那一刻起,就注定了“永远”。

这就是答案。

这就是未来。

这就是你们被蒙蔽的双眼所看不见的未来。

今天有了一句话回响在脑海中,让我印象非常深刻:

“谢谢你的理解。”

听上去像是一句不错的告别。

有一天,这座城市空了。

我回来的时候,而你们都不在了。

你们其实都在,在我美好的回忆里。

“谢谢你的理解。”

也谢谢你们对我的理解。


可能是梦

蔚蓝色的梦

白色的你在蔚蓝色的梦里

不知道有没有看见

黑色的我

在我蔚蓝色的梦里

有白色的你的我的梦里


不喜欢等待

因为那份不确定的不安

以及挥之不去的焦躁

只是想做此时此刻想做的事

却又有太多的顾虑

我想我还不够勇敢

或许任性一点的人才好

敢爱敢恨

才会去经历轰轰烈烈


《行星的距离》

茫茫宇宙间的我们,渺小得就像是一颗颗发着微弱光芒的星星。

我们有着自己的轨道,或彼此围绕,保持着要经历千万光年才能擦身而过的距离。

相知不易,相遇太难。

自从宇宙爆炸起源,我们便被各自吹散。

那是一道非常强烈的风,伴随着雷鸣电闪,并且向四周飞速地扩散开来,所到之处便无生命迹象。

于是我们被推向宇宙的角落,朝着不同的方向。随之而来的温度也会不断下降,直到结冰,冻结,才缓慢地停下。

我已经看不到你了。

我的周围早已漆黑一片。

我开始努力地发着光,照耀来时的路途;我开始努力地旋转着,发出磁场的波动。

可始终没有人回应。

时间在这里过得很慢,慢到你可以看着它一分一秒地过去;时间在这里也过得很快,快到一眨眼就度过了无数光年。

而记忆却一直存在,我们并不会忘记,它只不过成为了累赘,成为了悲伤的来源,成为了思念的载体。

当未知而深不见底的黑洞开始吞噬,毫不满足地扑面而来。

我选择了自己去飞翔,去不顾一切地奔向当初那个爆炸的地点。

我化作了一颗流星,就像一滴眼泪,焕发着淡蓝色的光芒。那是我的火焰,是我不断消耗自己燃烧自己来得以前进的能量。我穿越了繁花似锦的星云,避开了危机四伏的暗礁,变成了流光四溢中最耀眼的一条银白色的光线,消失在时空的长廊。又过了不知道多少光年,我终于抵达了宇宙的中心。

可是这里仍然什么都没有,连残骸,被熔化的肢体也没有。唯有热得发烫的空气,保留着星核聚变的证据。

我还要继续向前寻找吗?可是我并不知道你在哪里。

在飞行的路上我已经焚烧得只剩下了残破的身躯,影子开始接近,光芒开始暗淡。

没有了引力,只有孤注一掷。我朝着记忆中依稀的你的方向,洒下我最后的一段星辉。

在这段旅程的终点,我焚化成了灰烬,变为广阔宇宙里的尘埃。

漂荡,或者连漂荡都不是,而是被压缩成空间里最微不足道的一部分,失去了存在的幻影。

而我再也没有见到过你。

后记

今天跟一个好友聊到了另一个朋友,她问我她还好吗,我只是默默地说她过得挺好的。

因为我已经不记得,失去她已经过了多久。

怀念惺惺相惜的友情,和始终维持的超越了友情的思念。

我们彼此都是行星,绕着自己的轨道旋转,只是或许不会再有相遇。

2017.1.5.


好久没拍照。

新的一年了,是时候从沉默中醒来迎接万物复苏。

于是还是把这扇秘密的大门打开了—my dear yanyan,这里是我的secret base~

写下所有的期待,以及所有的绝望。

让感动常驻,交换灵魂的温度。

可以留言,欢迎来玩。希望是你我在纷扰世界中最后一片安静的岛屿。

 https://suchtsehn.com/mydearyanyan/

yanyan, 2016.1.3

《mydearyanyan》有1个想法

发表评论 comment here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.com 账号评论。 登出 /  更改 )

Google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。 登出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。 登出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。 登出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

这个站点使用 Akismet 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你的评论数据如何被处理